在悲劇之後

八仙水上樂園粉塵爆炸案造成500多人的傷亡,多數是因為爆炸引起的燒燙傷,北區的緊急醫療系統幾乎癱瘓,堪稱近年來除了颱風地震以外最大的公共安全意外。事情發生在原本應該享受的狂歡派對,人人都沒有警覺的狀況之下點燃的地獄之火。現場的影片隨著發達的網路,成為台灣公共安全歷史上最鮮明的悲劇。每一個悲劇都是一門給社會的課。但在悲劇之後,我們能不能得到教訓?還是在下一次的課程中死當?

首先,意外的本質就是悲傷。大眾傳播不需要個別刻劃每一個當事人的悲傷,這對他們的悲傷無濟於事,還會因為每個個案的背景因素 (例如:年齡、性別、家境) 不同引起的關注不同,而造成個案之間的差別待遇。情感的渲染,也會佔據大眾媒體的頻寬,轉移理性討論的注意力。悲傷的人需要的是同理心和關懷,不是透過傳播悲傷得到的利益。

第二,打造自己的知識庫。這次事件的主因是粉塵爆炸,事發之後很多人才驚覺原來粉塵會爆炸,也很多人驚覺原來燒燙傷不只是美觀的問題,還是致命的系統性重症。以我自己為例,我以前知道粉塵會爆炸,也知道粉塵爆炸引起過很多工安事故。不過假若我到現場,看到漫天的粉塵不一定能夠有所警覺。每個事件都應該讓我們內省自己的知識庫,除了吸收新知,也要鞏固已知的知識,更深刻的體悟內化這些知識,這會是解決未來問題的利器。多摸索社交圈不熟悉的領域,多樣性是群體面對危難的浮木。除了仰賴媒體的科普教育,也要廣泛閱讀各類的來源。值得強調的是,科學傳承自希臘哲學,核心價值是懷疑 (不限於自然科學,也包含社會科學),尚未通過實證檢驗的頂多是假說,甚至只是鄉野怪談,不容許驗證的,更不值得相信。

最後,檢討制度落實制度。錯誤的決定有時候只是一個人的一念之間,如果只讓他付出對應的代價而沒有檢討制度不能避免下次的悲劇。討論制度可以累積,也可以傳承,討論的過程中可以印證 Linus’s law,本地化的說法是:「眾人的智慧大於個人的智慧」。在醫療方面,我就想到以下個面向的制度應該要檢討:緊急災難應變制度中 EOC 可以指揮醫院到什麼程度?在應變時,訊息的流通是不是足夠 ?醫療動用率在承平時期是不是應該維持在比較低的狀態?這個問題還可以往上追溯到醫療的利潤是不是應該比現在更優渥一點?家醫制度是不是應該更落實,讓醫學中心作醫學中心該做的事,讓基層醫療發揮基層醫療該有的能量?

希望這麼強烈的刺激帶給我們的是透過自省得到的成長,而不是在漫罵中繁殖的仇恨。憤怒加上協作可以促成 g0v,希望你的憤怒也可以帶你往前進。

廣告

HTML 簡報使用經驗

從今年一月起,我做了一個挑戰:除非因應特殊需求外,只用 HTML 簡報工具。至此已經歷半年有餘,在工作上、社群活動上都各自累積一些實戰經驗,在此做一些整理。

背景

以下是我歸納一下我的簡報風格、之前累積的簡報工具經驗和我選擇 HTML 簡報工具的原因。若有朋友打算參考我的方法,請先看看以下的敘述,確定我們合不合拍。

我最近幾年的簡報風格大概分成兩種狀況:一是演講內容是原創或是已有相當程度的內化者,例如自己的觀點、開發歷程 [1-2] 或是簡介很久以前習得的知識 [3],這一類的的簡報,我會使用類似 Lessig/Hardt/高橋的風格,用非常大的字體和圖片,搭配我發自內心的口頭或肢體語言,不過遇到一些需要強調結構和脈絡的時候,會用條列式的方式表示樹狀圖的綱要;另一種狀況是,簡報的內容不是我原創,而我是整理其他文獻,甚至直接借花獻佛的,例如在科內的 Journal reading [4] 等等,這種狀況因為我的英文不夠好,沒有足夠的縮寫能力 (此處指擴寫的反義詞,而非 abbreviation),也因為我不希望不正確的傳達原作者的意思 (好比講別人講的笑話就是不夠好笑),我會傾向原汁原味的節錄 (例如整個子句,甚至整個句子)。當然為了比較精簡的傳達,會稍微作些結構上的整理;如果能力許可,盡可能用表格或圖片方式取代文字。

另外我對工具的掌握及期待如下:我偏好跨平台及開源的方案。我自認對 OpenOffice.org Impress、LibreOffice Impress、Apache OpenOffice Impress和 Microsoft PowerPoint 2003版以前 (含)都有中上的掌握,我會製作開放文件格式的簡報範本 (即 OpenOffice.org、LibreOffice、Apache OpenOffice 預設的檔案格式),先前在本部落格也陸續發表過。格式方面,我偏好整份文件很一致 (uniform),習慣透過修改範本或制定格式以達成我的需求。舉例來說,假設我需要在文字中的強調是用紅色粗體,如果可以在範本裡面設定一個格式叫做「強調」,裡面已經設定好為紅色粗體,若是我心血來潮,我希望「強調」的字元除了紅色粗體,還比原來的段落字號大兩號,也可以作這樣的設定。

我選擇的 HTML 簡報工具是 shower.js。原因是預設的風格有兩種 (Ribbon 和 Bright)和已經定義好的配置,都很合我的胃口。因為我看地圖的習慣是某一個方位固定向上 (會隨地區而變,不一定是北方), impress.jssozi 這類座標系統很彈性的工具我覺得沒有發揮它們的優勢,就沒有嘗試過。編輯器是 Vim 或是 Notepad ++

簡報軟體 vs HTML 簡報 的比較

HTML 簡報最大的優勢,也是先前我使用的簡報軟體皆無法取代的優勢,在於它可以直接插入一些網頁的元件,好比 iframe,例如在 Code for Healthcare 的簡報 [1] 中,我插入了 OpenStreetMap 的地圖,可以現場示範如何使用。而先前我使用過的簡報軟體最多只能抓幾張截圖,沒辦法跟截圖互動。

另外一個 HTML 簡報的優勢是,它滿足了我透過修改範本或制定格式滿足需求的偏好。這是先前使用過的簡報軟體不能完全滿足的。有趣的是,它們的姊妹作例如 Apache OpenOffice Writer 或 Microsoft Word 都有這樣的功能,而針對簡報則沒有設計。還有一些優勢包括,跨平台、大多狀況不需額外播放環境安裝程式,因為只要播放的電腦 browser 不要太舊 (例如 IE 8) ,基本上不會出問題,最多就是字型的問題 (若很在意,可以放字型檔到目錄,或是指定遠端甚至雲端的字型)。

而我遇到的 HTML 簡報的最大的缺點是,網路的依賴,例如前面所舉的 OpenStreetMap 的 iframe,如果真的非解決不可的話,可以 clone 一份到 local 端 (當心著作權議題啊)。

另外一個缺點則是因為我選擇的編輯器不是圖形化介面的 (graphic user interface, GUI),而是純文字的 Vim 或 Notepad ++,所以編輯的時候會同時需要開編輯器和 browser 確認排版的狀況 (其實只是要確認字或圖片塞不塞得下,會不會太大),總會覺得螢幕永遠不夠大。有時候會需要處理截圖,那又需要開啟圖源、檔案管理和圖片編輯程式  (我用的是 GIMP),程式切換的問題更加雪上加霜。

有些時候會需要用到簡報軟體提供的一些預設圖形,例如流程圖等等,我會選擇幾個方法來處理:1.製作成點陣圖 (eg: png, jpg format)或向量圖 (eg: svg format) 2. 使用一些 javascript 工具 (例如: flowcharts.js),現在 javascript 在網頁前端的社群非常活躍,只要充分的 survey ,應該都可以找到夠用的工具。至於有些人覺得 HTML 簡報的頁面配置很單調,我想只要抄襲熟悉 CSS 的語法就可以克服,對我而言不是真正的問題。

一些比較雞毛蒜皮的優缺點這裡不特別提出討論。總而言之,HTML 簡報因應我目前的大多數需求,是利大於弊的,我想我會繼續用下去。

附註

[1] http://mcdlee.github.io/20140418_CfH @Code for Healthcare

[2] http://mcdlee.github.io/gisVisualization/ @COSCUP

[3] http://mcdlee.github.io/phase-analysis-tutorial/ Phase analysis 簡介 (對科內實習醫師及其他同仁)

[4] http://mcdlee.github.io/Ra-223/ Ra-223 therapy for metastatic prostate cancer (簡介 Ra-223 治療,對科內同仁,節錄原文者,屬合理使用)

社區醫療群地圖:寫在媒體曝光之後

今天因為這篇 iThome 的報導獲得很多注目。其實我也有點驚訝,因為寫稿的記者在這之前沒有採訪我或是跟我聯繫。不過值得欣慰的是,報導的內容和我的本意沒有太嚴重的偏差,在這裡感謝這位記者朋友為我提高能見度。

這個專案的發想大約是去年底今年初,一開始的目標就是在夏天的 COSCUP 能夠有初步的成果可以發表,至少是閃電秀。過程中,很幸運的接受到很多朋友的啟發,比較直接的有林育漢分享的 Python 套件 lxml 和陳奎銘分享的 R套件 rCharts,當然還有發起和主持 Kaohsiung.py 和 Kaohsiung R user Group 的陳嘉葳和 Victor Gao 以及參與並構成整個氛圍的其他參與朋友。大約在四月初清明假期就累積到了現在的成果。我也陸續在三個不同的場合向不同的對象發表過,演講的重點也略有不同,分別是4月18日的 Code for Healthcare (15分鐘,活動頁面投影片)、4月22日的台灣開放街圖社群 Webinar (30分鐘,活動頁面投影片錄影) 和 7月19日的 COSCUP (40分鐘,活動頁面投影片錄影)。若是對這個專案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在 github 上找到它, fork 或是提供 patch 都非常歡迎。

在 COSCUP 的演講,時間上有點沒掌握好,遺漏了一些哏,講的內容也沒有擊中聽眾的甜蜜點,講這種撈過界的題目,自己的體悟也不夠深入 (上台前還很擔心會被問倒),能夠獲得如此迴響,實在很感謝各位朋友的抬愛。政策更透明的被看見,我想才能夠讓它被實踐的更完善,不論是利用率或是施行細節。很高興能夠有這樣的成果,希望只是起頭。

對我而言,自己寫程式就像自己下廚一樣,雖然無法成為名廚,但至少能讓自己免於餓死;雖然沒辦法煮出華麗的菜色,至少可以帶自己認識食材的風味。學習寫程式就從解決自己的問題開始。

別讓「超我」睡去

所有反盜版的推手中,我最信服的是陳定南,因為他承認在大學的時候也曾毫無罪惡感的使用盜版書籍。從積非成是中覺醒,比起惺惺作態的假道學要懇切得多了。關於著作權,我在大五的時候下定決心,只要我有足夠的收入,就不使用版權有爭議的產品,除非在我所在的地方,沒有辦法取得正版的——畢竟我還沒有為了一本絕版的書或是沒有引入台灣的電影上窮必落下黃泉的決心。也從此盡量使用道德風險較低的開放授權的軟體或素材,我自己產出的相片和文章,在沒有其他特殊的考量下,也都會使用這樣的授權釋出。

這兩個但書:有收入、取得不困難,是我的「自我」(ego) 向現實的妥協。但覺醒之後每次的妥協,都是之後「超我」 (super-ego) 所不能忘懷的內疚,而這份內疚都會督促我下次面對相同的局勢要做出什麼判斷。在現實社會中的「自我」宛如格鬥比賽的裁判,夾在「本我」(id) 的怯懦與貪婪和「超我」的崇高與理智之間。或許不是每次「超我」都能取得勝利,不論行為上是寬以待人或是縱容自己。但千萬不要試圖讓他再度沈睡在積非成是的迷魂湯之中。微觀來看這是個人經驗累積的助力,巨觀來看這是整個人類社會進步的動力。

寫在北上之際

IMAG0613

自從實習開始,(除了離職、外訓) 我從來沒有把白袍和這類的證件帶回家,一方面是不希望成為病原體傳播的途徑,二方面是怕忘了帶回醫院。昨天下班走出科外時,特別回過頭去把這三樣東西帶上,為的就是,當我下定決心要到場支援醫護組,可以名正言順。

但我到現在還沒下定決心,畢竟還有些義務要盡。有些朋友說,在現場的群眾 (註1) 正事不做、本分不守,但我看到的是,他們只是實踐先前全民沒盡到的公民義務。很多位朋友在抗爭的期間都盡力實踐原本在正職上的義務,他們不是把全部的時間都花在「佔領立法院」,而僅是挪用業餘的時間,離開現場之後,也回到工作崗位,赴該赴的約。

我是到星期二,群眾攻佔立法院之後,才知道這次行動。因為行動的刺激,各方言論大鳴大放。這次政府「對內擱置爭議、對外奮不顧身」的簽約,格外彰顯出來。我捫心自問,我不反對經濟開放,這可以增加外資來台設廠投資的誘因,也可能促進產業升級,兩岸經濟互動增加,也比較不容易打仗,但是受到衝擊而倒閉的中小企業釋出的勞動力,會成為新局面的什麼角色呢?是新公司的一員,抑或是失業的一群呢?我們脆弱的社會福利體系準備好了嗎?

台灣的政治主張總被簡化成藍綠或統獨,政黨對黨員的約束力也太大,從「立委投票指南」的脫黨投票的量可窺見一二。如果他們是有中心思想的,我不相信同黨立委對那麼多的議題的主張可以那麼一致,如果這不是橡皮圖章,什麼才是橡皮圖章。台灣的檯面上的政治主張站在兩極,無法代表應該是常態分布的全民。我期待也相信,當政府滿足「退回協議,重啟談判」的訴求之後,現場的群眾下次的相會,是在另一個場合,代表不同陣營。對某個主張的贊同,不是無條件的永遠贊同,這才是自由意志。

昨天我跟另一半提到,我可能會到現場支援,他說:「要小心,因為你那麼肉腳」。回想起來,我沒有在醫院以外的地方工作過,這也不是我養成的過程中會接觸的族群,流行病學根本不一樣。假若我下定決心,希望可以不會成為其他同仁的絆腳石。


註1: 我很不願意稱他們為「學生」,就我所知,有很多不是在學學生,也不該限制只有「學生」才能參與

面對兩難的政治哲學

曾經現場聽過柯 P 的演講,那次的主題是安寧療護和器官捐贈。以專業人士為主要對象的醫療演講,很少是所向披靡的,副作用、併發症等等難處常常才是真正的重點。不過我沒想到柯 P 在對一般人的演講也放了那麼大的篇幅給葉克膜的併發症和抉擇病人治療方式的兩難。

相對於檯面上許多政治人物,對政黨效忠、對指令效忠,用大是大非污名化政敵,或是在民眾反彈時假溝通之名行灌輸之實,勇於面對兩難的少之又少。選舉文宣中,「魄力」總是一大賣點。雖然沒有任何一個政治人物認為自己是基本教義派,但沒有中心思想卻有基本教義派的行為更可怕。

政壇未必需要市長柯文哲,但卻需要這種面對兩難的政治哲學。

「這不是顯影劑」

我現在在核子醫學科服務。我們的主要業務之一是核醫影像。放射性核種標誌的示蹤劑 (radioactive tracer) 打到受檢者的身上或是讓他們服下,經過一定的時間示蹤劑會隨著身體狀況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分布。因為放射性核種向四面八方發出伽馬射線,這時候受檢者宛如伽馬射線人皮燈籠,可以用儀器偵測形成一張張可以判讀的影像。

從見實習的階段起,每每遇到核醫科的學長姐給予藥物的時候,幾乎都會向病人強調,「這不是顯影劑,這是示蹤劑」。在我工作的這兩年多,也時常會遇到病人問起,「我可以買自費的非離子型顯影劑嗎?」顯影劑 (contrast medium) 是電腦斷層、磁振照影或心導管等等用以在影像上強調血管或管腔的藥劑。和示蹤劑不同的是,顯影劑本身沒有輻射,但是需要給的量比較多,分子比較大而且複雜。這樣的特性隨之而來的壞處就是有一定的過敏風險和增加腎臟的負荷,這樣的性質讓它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有了不好的印象,連帶的也牽連到不相干的示蹤劑。

從大五進入醫院見習開始,我接觸病人的生涯已經不知不覺來到了第五年。如何向不同背景的患者或家屬說明現在的狀況和未來的處置,一直是最難掌握的課題。患者用詞的不精確 (甚至是不正確) 常常是溝通上的障礙,例如常有人用「高血壓/低血壓」來代替「收縮壓/舒張壓」。即便是以文字維生的記者,也時有謬誤 [註1];坊間也有很多書籍傳播不正確的資訊,好比喝蘋果汁排出膽結石或是鹼性飲食。我常碰到的「示蹤劑」、「顯影劑」之爭,相對這些錯誤,顯得是小巫見大巫。

用詞不精確背後的意義往往是認知的模糊或是不完整的資訊。現今的醫療已經發展成為病人也是醫療決策的一員,錯誤的認知可能帶來的是錯誤的決定。有系統的傳達正確資訊給不同背景的患者是當今醫療的基礎建設,例如美國的 NCCN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除了制定給醫師看的臨床指引,也制定給一般人看的臨床指引。但在那之前,對每個醫學名詞的翻譯又是更基礎的建設了,例如在主要治療之前的化療稱作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但就我所知,在台灣不論是衛生署或教育部,都沒有制定一個合適且共通的翻譯。上行下效啊!民眾用模糊的字句來了解自己面對的狀況也不足為奇。

注釋:

  1. 這篇報導中提到「可以考慮在乳癌部位裝上人工血管,注射化療藥物,等到乳癌縮小,再安排開刀切除等後續治療。」其實系統性化療需要的人工血管會安裝在血流比較大的靜脈,例如鎖骨下靜脈,和乳癌的部位沒有直接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