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教室,翻轉教師」工作坊心得 – 影視篇

具有影劇背景的周佳緣老師分享給我們有關影片拍攝與剪輯的流程和鋩鋩角角。

為什麼要拍影片

第一步當然還是要來釐清製作影片的目的。「對拍片者而言,拍影片就是把文本、概念、想法視覺化得過程」。一方面留下一個可以被留存的記錄,一方面這個記錄還可以隨著教學經驗的累積不斷的演化。這個概念跟我一直在開源社群體物到的感覺很接近。

拍影片需要什麼?

所有的食譜都是從準備材料開始的。影片製作的素材大概可以分成幾類:素材、硬體和軟體。隨著教學目的的不同和執行者的風格,這些都是可以去調整的。

因為周佳緣老師有接受過影視的專業訓練,她也向我們介紹了一個影片需要的幾個任務分配,分別是:編劇、導演、攝影、燈光、聲音、演員、美術以及剪接。雖然教學影片的團隊往往比正式編制還要來得小 (比方說只有一人要包辦所有任務),但是這樣的分類可以幫助我們實作時的規劃,以下為各個角色的工作大綱:

  • 編劇:投影片、逐字稿、特殊教材、腳本。逐字稿雖然看起來很囉唆,但是可以協助之後的工作更順利。
  • 導演 aka 教材視覺化:畫面配置、時間掌控和分鏡。
  • 攝影:可以用的工具有電腦前置鏡頭、手機、相機和攝影機。如果要拍講解的臉的話,鏡頭建議設置在與眼同高的高度。現場有人問那大字報怎麼辦呢?有個很簡單的方式就是在鏡頭下面放電腦螢幕播放投影片,講者可以手拿簡報筆,自己控制投影片播放,也隨時可以看投影片的內容。
  • 燈光:燈光聽起來很專業,不過在一般的教學影片要注意的面向很單純:採光充足可以讓拍攝的畫面更漂亮,工具可以是檯燈或室內燈。
  • 聲音:聲音的重點是要穩定而清晰。有些錄影器材即內建收音的麥克風,400元有找的耳掛麥克風也是個平價的好選擇。重點是要在安靜的環境下,才不會有太多背景噪音。
  • 美術:美術的任務就是要處理課程教材和輔助教具。
  • 演員 aka 講師:講課的方式和平常授課不一定會是一模一樣的方式,也不一定會是一模一樣的姿勢。有個需要注意的點:「自覺意識」,當表演者有自覺的時候,容易演出過度或是說明性太強,這點我還沒有很深刻的體會。
  • 剪接:選擇 in & out 的時間點,或是讓課程的節奏變得更明快。製作時間不宜超過課程兩倍。

正好之前看過 NiceChord (好和弦) 在第二十集, Wiki 分享了他製作好和弦的流程,七分鐘的影片可以一邊看一邊想想,他哪個步驟是執行編劇的任務,哪個步驟是導演或是其他角色。又有哪些是一樣或不一樣的呢?

 

影片的結構

教學影片跟其他的影片不同於,它有很明確的任務和目的:教學。所以一個教學影片建議有以下需要的元素:單元大綱介紹 (20%)、教學內容 (60%)、Summary (20%)。單元大綱介紹大概有一個吸引人的開場作為破冰,簡單介紹教學目標和結束之後該學會的能力。教學內容也包含了前測和教學示範等等。最後的 summary會有後測和給有心的學生補充教材。

可用的教材

「翻轉教室、翻轉教師」工作坊參加心得 – 精神篇

因為教研部的同仁和毛志民藥師的牽線,我才知道參加奇美醫院藥劑部主辦的「翻轉教室、翻轉教師」工作坊。這是奇美邀請台大教學發展中心創新教學組的團隊而組織的活動。台大教學發展中心創新教學組的代表性人物就是葉丙成老師。先前在 Coursera 上過一些來自台大的課程,包含葉老師的機率,呂世浩老師的秦始皇、史記以及林軒田老師的機器學習基石。我都沒有交作業,所以只能算是旁聽,不過很想一窺究竟,這是怎麼樣的團隊。

什麼是翻轉教室?

互動式前測 #翻轉教室

A post shared by 李昕迪 (@mcdlee1985) on

活動的一開始,孔祥璿老師先是直接示範了如何誘導學員對問題有反應。他問了我們一個問題,「目前接觸過的翻轉教室教學,挑選一個自己覺得最重要的特點」,並且將那個特點劃分為「影視製作」、「教學設計」和「課堂經營」這三個面向的其中一個。再依據分配好的對應關係,寫在該顏色的便條紙,並交回台前。如此就一目了然的揭露出與會的學員的「前測」結果。比起請學員舉手發言或是講師點學生發言,除了有效率,資訊的密度又更高了。接著他再把這三個面向互相交融的其他要素呈現出來。然後講了翻轉教室運動的歷史和比較常見的定義和描述。

翻轉教室三元素和三元素的交集

A post shared by 李昕迪 (@mcdlee1985) on

什麼是「你的」教學遇到的問題

不論是孔祥璿老師或是楊韶維老師,他們都圍繞著一個重點:什麼是你的教學現場遇到的困境?重點是有沒有突破困境的效果,而不是為了翻轉而翻轉。血淋淋的教訓「十個翻轉,九個翻車」還有「錯誤的教學策略,這些翻轉的創新手法常常成為補洞的迴圈」。

一個沒有翻車的,往往是誤打誤撞解決「疲勞效應」,但是也可能過度的翻轉,造成新的疲勞效應。所以應該從課程的進度一節一節去分析,在哪個段落採取翻轉教學的手法,突破某些特定的問題。

分析的重點可以是這樣的脈絡:這節課的教學目標試著去歸類為「知識」、「技能」和「情意」,知識和偏知識性質的技能比較容易透過事前預錄的影片讓學生事先預習。這樣才有機會在課堂上提昇學習的層次,從記憶到理解到應用,甚至到分析、評估和創造。目標是藉由預錄的影片和素材爭取在課堂上提高層次的時間。

而且需要規劃拆解教學的步驟,若學生進行的沒有那麼順利,要規劃 plan B 做補救教學。合理的翻轉教學比例大約佔三分之一左右,而不會超過太多。

成功的案例都有個共通點:都不是聽了翻轉的論述而成,而是為了解決「自己的教學問題」。所以有意跟進的老師們需要先釐清自己的對象、需求和工具以及可以進行翻轉的章節。「認識你自己,凡事勿過度」。

寫程式這回事

2016年2月下旬,接到一通電話的邀約,於是我得以共襄盛舉,在《遠見雜誌》報導「程式教育列入課綱」的專題中被報導,很感謝陳芳毓副主編的邀請與訪談。除了讓「社區醫療群地圖」再一次的在媒體上曝光 (上一次是 2014年 iThome 的報導),也提醒我重新省視寫程式這項技能的對我的意義。

至今我仍然不敢自詡會寫程式,如果用類似維基百科社群使用的巴別分類來描述我使用最熟練的 R 和 Python 的能力,大概都只有等級1:「可以讀懂用這種語言寫成的文章,並且回答一些簡單的問題。」我仍然會犯一些低級錯誤,偶爾需要翻閱小抄和文件才能分得清 Python 的 list、tuple 和 set 使用上的差異,也非常依賴 Google 和 Stack Overflow。 Coding style 仍然毛病不少,有時會因為習慣不夠好而嘗到苦果。

接到電話時,我腦海想起許多位比我還會寫程式的醫師 (eg: PCman、蔡依達醫師、曾經講解 Excel 巨集語法給我聽的彰化基督教醫院核醫科主任楊光道醫師…)。這樣的我,何德何能在大眾媒體以一個會寫程式的人的角色曝光呢?

不過我還是選擇站出來現身說法了,以一個只會寫一點點程式的人的身份。我想以自己做為例子,表達我對「程式教育列入課綱」這個政策的看法與想像。

我希望給讀者的印象不是「沒有接受過科班訓練也會寫程式」這樣的讚嘆 (我承認反差萌是很討喜的),而是「即使不是以寫程式為業,入門的寫程式的能力對一般人也是有幫助的」。所以我舉了兩個例子:社區醫療群地圖公務人員終身學習積分批次匯入 *.csv 產生器。這兩個例子都是我試圖解決從我這個角度觀察到的問題,難度也正巧是我的程度可以克服。這些問題如果不用自己寫程式的方法解決,也會是「請別人寫程式」來解決。可是如果腦海中沒有跟機器互動的想像,連如何「請別人寫程式」都不一定說得清楚。我希望未來程式教育課綱給學生的第一個收穫:透過做中學的過程,學會抽象化的邏輯性的思考方式,讓機器為你所用。

報導中也提到 (不過限於篇幅較為簡化),我第一次接觸 Python ,是大學五年級、六年級,在高雄醫學大學校園網路研究社的社課。不過因為那時沒有需求,這項技能就荒廢了。後來之所以認真精進這項技能,第一個契機是2013年工作上有統計的需求,這時我已經是個自由軟體的頑固份子,想藉此機會學習裝在電腦好幾年卻從來沒碰的 R。一開始卡關卡了一個月,在社群的指導才走出來。也因為其他需求,才又再認真的學 Python。很多學習過程是任務導向的。這也是我擔心未來程式教育課綱的學生,可能沒有具體的需求,因而再感受到益處之前,先被學習曲線打擊自信心。這是最不容易教的,也很有可能是最痛苦的。

上一段提到的難關突破之後很快就能應付基本的統計需求 (eg: student’s t-test、 Chi-squared test)。也在這段時間接觸 R 和 Python 社群的活動,在社群的分享中,看到許多其他人的點子,因而受到啟發與刺激,我的想法也才一步一步能夠落實。我先前也在一篇文章紀錄社區醫療群地圖發展的過程中是怎麼樣的被啟發。這也是我希望程式教育課綱達成的目標:互相觀摩、互相學習、互相啟發。

如果你看到這裡,我希望你像我一樣,踏出第一步。我也期許各個不同領域的朋友,都可以審視一下自己的專業,是不是可以藉由資訊化更上一層樓。就像我的一位水利背景的朋友所說,「每分每秒都有大量的資料產出,不 coding 怎麼處理啊?」

ps: 去年考完專科考試之後,我想要用 django 來重新改寫社區醫療群地圖,現在還在看 django 的 tutorial。如果你有其他想法也歡迎把這個點子拿去用,我樂見這個資訊被傳播,請不必介意。

柯文哲北高一日偽陪騎紀錄

自從週二獲知柯文哲要挑戰單車北高一日,我就滿懷想湊熱鬧的期望。最後一個休息站楠梓右昌離我現在住的地方很近。在這之後的路段幾乎都是市區了,一來紅綠燈比較密集,二來里程也比較短,肉腳如我也覺得不夠盡興,於是我想北上到倒數二個休息站永安。不過我就要一個人在人車稀少的台17線逆風北上大約14公里,所以出發之前我也沒有把握。

但是那天晚上我還是出發了,心裡想著,至少到大學二十九路口的全家,不過實在太輕鬆了,我又繼續上路了。在藍昌路口,我遇到兩位穿著黑色車衣的車友,我就開始跟在他們後面騎。騎到蚵仔寮,我盤算著下個聚落是彌陀,這時候我開始開口唱歌。

唱了一段,前面的車友回過頭問我是不是也要去跟柯P陪騎,於是他們就邀我跟車,於是在他們的加持下,我花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就通過梓官、彌陀到達永安維新路口的萊爾富。我也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跟車被操到爆的感覺,從我的心率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已經超過我以往的極限。人潮壅塞,等我喘得比較平復,想要好好謝謝他們,他們已經消失在人群裡了。我就在 TVBS 的 SNG 車前面找個縫等。我前面正好有一家四口開著一台車就是準備見證柯文哲的瘋狂事蹟。

柯P車隊抵達時,人群激動沸騰,根本看不到本體,只看到一團人湧進萊爾富又一群人出來。有人高喊「還剩兩分鐘」,又是一群人陸陸續續騎走。我因為想找隨南下車隊的家人,等到人群都散了才開始騎,所以南下的回程我是一個人完成的。路上看不到車隊的車尾燈,我只遇到一位溜直排輪的年輕人還有另一位騎單車的先生。一路緩下坡兼順風並不特別吃力,只是入夜的高雄很冷。

到右昌的時候馬路都被塞滿了,比廟會還壅塞,只差沒有火藥味和鑼鼓陣。路人跟我說車隊已經離開了。因為不知他們的動向,離家也很近,我就直接回家了,結束了偽陪騎之旅。

社區醫療群地圖:寫在媒體曝光之後

今天因為這篇 iThome 的報導獲得很多注目。其實我也有點驚訝,因為寫稿的記者在這之前沒有採訪我或是跟我聯繫。不過值得欣慰的是,報導的內容和我的本意沒有太嚴重的偏差,在這裡感謝這位記者朋友為我提高能見度。

這個專案的發想大約是去年底今年初,一開始的目標就是在夏天的 COSCUP 能夠有初步的成果可以發表,至少是閃電秀。過程中,很幸運的接受到很多朋友的啟發,比較直接的有林育漢分享的 Python 套件 lxml 和陳奎銘分享的 R套件 rCharts,當然還有發起和主持 Kaohsiung.py 和 Kaohsiung R user Group 的陳嘉葳和 Victor Gao 以及參與並構成整個氛圍的其他參與朋友。大約在四月初清明假期就累積到了現在的成果。我也陸續在三個不同的場合向不同的對象發表過,演講的重點也略有不同,分別是4月18日的 Code for Healthcare (15分鐘,活動頁面投影片)、4月22日的台灣開放街圖社群 Webinar (30分鐘,活動頁面投影片錄影) 和 7月19日的 COSCUP (40分鐘,活動頁面投影片錄影)。若是對這個專案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在 github 上找到它, fork 或是提供 patch 都非常歡迎。

在 COSCUP 的演講,時間上有點沒掌握好,遺漏了一些哏,講的內容也沒有擊中聽眾的甜蜜點,講這種撈過界的題目,自己的體悟也不夠深入 (上台前還很擔心會被問倒),能夠獲得如此迴響,實在很感謝各位朋友的抬愛。政策更透明的被看見,我想才能夠讓它被實踐的更完善,不論是利用率或是施行細節。很高興能夠有這樣的成果,希望只是起頭。

對我而言,自己寫程式就像自己下廚一樣,雖然無法成為名廚,但至少能讓自己免於餓死;雖然沒辦法煮出華麗的菜色,至少可以帶自己認識食材的風味。學習寫程式就從解決自己的問題開始。

寫在北上之際

IMAG0613

自從實習開始,(除了離職、外訓) 我從來沒有把白袍和這類的證件帶回家,一方面是不希望成為病原體傳播的途徑,二方面是怕忘了帶回醫院。昨天下班走出科外時,特別回過頭去把這三樣東西帶上,為的就是,當我下定決心要到場支援醫護組,可以名正言順。

但我到現在還沒下定決心,畢竟還有些義務要盡。有些朋友說,在現場的群眾 (註1) 正事不做、本分不守,但我看到的是,他們只是實踐先前全民沒盡到的公民義務。很多位朋友在抗爭的期間都盡力實踐原本在正職上的義務,他們不是把全部的時間都花在「佔領立法院」,而僅是挪用業餘的時間,離開現場之後,也回到工作崗位,赴該赴的約。

我是到星期二,群眾攻佔立法院之後,才知道這次行動。因為行動的刺激,各方言論大鳴大放。這次政府「對內擱置爭議、對外奮不顧身」的簽約,格外彰顯出來。我捫心自問,我不反對經濟開放,這可以增加外資來台設廠投資的誘因,也可能促進產業升級,兩岸經濟互動增加,也比較不容易打仗,但是受到衝擊而倒閉的中小企業釋出的勞動力,會成為新局面的什麼角色呢?是新公司的一員,抑或是失業的一群呢?我們脆弱的社會福利體系準備好了嗎?

台灣的政治主張總被簡化成藍綠或統獨,政黨對黨員的約束力也太大,從「立委投票指南」的脫黨投票的量可窺見一二。如果他們是有中心思想的,我不相信同黨立委對那麼多的議題的主張可以那麼一致,如果這不是橡皮圖章,什麼才是橡皮圖章。台灣的檯面上的政治主張站在兩極,無法代表應該是常態分布的全民。我期待也相信,當政府滿足「退回協議,重啟談判」的訴求之後,現場的群眾下次的相會,是在另一個場合,代表不同陣營。對某個主張的贊同,不是無條件的永遠贊同,這才是自由意志。

昨天我跟另一半提到,我可能會到現場支援,他說:「要小心,因為你那麼肉腳」。回想起來,我沒有在醫院以外的地方工作過,這也不是我養成的過程中會接觸的族群,流行病學根本不一樣。假若我下定決心,希望可以不會成為其他同仁的絆腳石。


註1: 我很不願意稱他們為「學生」,就我所知,有很多不是在學學生,也不該限制只有「學生」才能參與

遺失皮夾記

2011年11月11日晚上約末8點多,我發生了一件很嚴重的事情:我的皮夾在我和男朋友一同前往明功相機的路上遺落了。不過幸運的是,在我得知的時候,還沒開始緊張的時候,這件事情就有一個有驚無險的結局。

在我們身後的一位大約50多歲的先生幫我撿起來,而且還嘗試要追上我們。在他追不上我們的時候,他循著皮夾裡面部門的通訊錄打電話給我、我家、還有我的同事,驚動了很多人,而我仍然不知不覺。快9點半的時候,我接到我妹妹的電話,她劈頭就罵我為什麼不接電話,這時候我才知道手機裡的三通未接來電原來是來自一個焦急的陌生人。

大約10點左右,我們找到了在路旁等候的那位先生,皮夾內的現金、證件分文不少。他說之前也有遺失過錢包的經驗,心想我一定很擔心。說來慚愧,我恐怕是牽扯到這件事的人之中最慢知情,也最不緊張的人。這時候我才開始想到,如果是其他人撿到了,下場又是如何呢?感謝他的協助,感謝他為我付出的煎熬和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