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教室,翻轉教師」工作坊心得 – 影視篇

具有影劇背景的周佳緣老師分享給我們有關影片拍攝與剪輯的流程和鋩鋩角角。

為什麼要拍影片

第一步當然還是要來釐清製作影片的目的。「對拍片者而言,拍影片就是把文本、概念、想法視覺化得過程」。一方面留下一個可以被留存的記錄,一方面這個記錄還可以隨著教學經驗的累積不斷的演化。這個概念跟我一直在開源社群體物到的感覺很接近。

拍影片需要什麼?

所有的食譜都是從準備材料開始的。影片製作的素材大概可以分成幾類:素材、硬體和軟體。隨著教學目的的不同和執行者的風格,這些都是可以去調整的。

因為周佳緣老師有接受過影視的專業訓練,她也向我們介紹了一個影片需要的幾個任務分配,分別是:編劇、導演、攝影、燈光、聲音、演員、美術以及剪接。雖然教學影片的團隊往往比正式編制還要來得小 (比方說只有一人要包辦所有任務),但是這樣的分類可以幫助我們實作時的規劃,以下為各個角色的工作大綱:

  • 編劇:投影片、逐字稿、特殊教材、腳本。逐字稿雖然看起來很囉唆,但是可以協助之後的工作更順利。
  • 導演 aka 教材視覺化:畫面配置、時間掌控和分鏡。
  • 攝影:可以用的工具有電腦前置鏡頭、手機、相機和攝影機。如果要拍講解的臉的話,鏡頭建議設置在與眼同高的高度。現場有人問那大字報怎麼辦呢?有個很簡單的方式就是在鏡頭下面放電腦螢幕播放投影片,講者可以手拿簡報筆,自己控制投影片播放,也隨時可以看投影片的內容。
  • 燈光:燈光聽起來很專業,不過在一般的教學影片要注意的面向很單純:採光充足可以讓拍攝的畫面更漂亮,工具可以是檯燈或室內燈。
  • 聲音:聲音的重點是要穩定而清晰。有些錄影器材即內建收音的麥克風,400元有找的耳掛麥克風也是個平價的好選擇。重點是要在安靜的環境下,才不會有太多背景噪音。
  • 美術:美術的任務就是要處理課程教材和輔助教具。
  • 演員 aka 講師:講課的方式和平常授課不一定會是一模一樣的方式,也不一定會是一模一樣的姿勢。有個需要注意的點:「自覺意識」,當表演者有自覺的時候,容易演出過度或是說明性太強,這點我還沒有很深刻的體會。
  • 剪接:選擇 in & out 的時間點,或是讓課程的節奏變得更明快。製作時間不宜超過課程兩倍。

正好之前看過 NiceChord (好和弦) 在第二十集, Wiwi 分享了他製作好和弦的流程,七分鐘的影片可以一邊看一邊想想,他哪個步驟是執行編劇的任務,哪個步驟是導演或是其他角色。又有哪些是一樣或不一樣的呢?

 

影片的結構

教學影片跟其他的影片不同於,它有很明確的任務和目的:教學。所以一個教學影片建議有以下需要的元素:單元大綱介紹 (20%)、教學內容 (60%)、Summary (20%)。單元大綱介紹大概有一個吸引人的開場作為破冰,簡單介紹教學目標和結束之後該學會的能力。教學內容也包含了前測和教學示範等等。最後的 summary會有後測和給有心的學生補充教材。

可用的教材

廣告

統獨

在台北國境內,
我突然理解了什麼叫作思念家鄉的感覺。

這裡是台北國吧!
這裡是台北國嗎?

可是和我思念的家鄉沒有什麼不一樣。

我想,我突然理解主張兩岸統一的群眾為什麼這樣主張。


在台北國境的邊緣,
我想起了鄭愁予,
他在《邊界酒店》喝著酒,像我一樣渴望爛醉,說著:
「多想跨出去,一步即成鄉愁。」

但我找不到邊界,更何況爛醉。

於是我找到了台灣獨立的理由。

Continue reading “統獨"

OpenOffice.org Impress簡報範本(3)

The way to hospital

我想,有一部分的醫學生有像我這樣的經驗。要到一個聽說是很先進的環境時,會在心裡構思一個遙不可期的夢想,然後註定很慘烈的幻滅。例如我國中的時候,聽說高雄女中一年級第一次數學期中考的第一題是這樣的題目:「請問一加一等於多少?」這個故事的結局是,回答2(也就是正確答案)的人,是那群自認為很普通的人;回答1和3的人,是那群不想被人當成是普通人的人。聽了這個故事,國中的我有個啟發,「我一定要進雄女。」

我想我應該在不知不覺中回答很多次這種問題:「昕迪,你為什麼會念醫學系?」今天我想要認真的回答。

大學一年級時,又帶著冒險的心態,第一次走進附設醫院,「所有的人都形色匆匆」,這是我的第一印象。因為有了高中那次的慘痛經驗,所以我決定要開始嘗試將自己分類:我是自認為普通的人?還是不想被當成普通人的人?經過長考之後,我決定,我想要兩種人都當。

就在熬過了自己嚇自己的階段之後,有天我發現,我找到了我在醫學界可以走的路。我想把這種心情命名為unclear,如果要詳細說明是哪一種心情,我想我的回答是這樣:「我知道我可以走了,而且很安全,但是如果要說出個目的地,會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祝各位早日找到這種unclear的感覺。如果有人可以告訴我,雄女的傳說到底是不是真的,請儘快與我連絡,或是請留言。另外照片拍攝的地點是:高雄醫學大學核子醫學科(KMU Nuclear Medicine)。

預覽圖片

檔案下載 unclear.otp (376 KB 適用於OpenOffice.org 2.x Impress,以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台灣版授權)

收信快樂

小孩,收信快樂:

自從知道可以目睹你的畢業製作,我就開始回憶我們之間的回憶。那天晚上,我翻箱倒櫃的找尋你寫給我的最後一封信。咦!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呢?應該就是你給我那封信的時候吧!

沒記錯的話,那是大學一年級入學前一兩個禮拜,那時你即將要念的是戲劇系,我則是為了即將要就讀的醫學系,陷入一種不自覺的隱性憂傷。騎著剛開始騎的機車,對了,我們的生日只差三天,所以應該都是剛滿十八歲的時候,我們相約在一所幼稚園門前,拿了信,互道珍重,而不是珍重再見,沒想到再見就是四年後。

我永遠記得我拆開那封信的震驚。你說,因為我,賴聲川居然變成你的世界的神。我突然想起我們一位共同的同學(你的國小同學,我的高中同學)說過,「咦!她要去念戲劇系,她國小的時候立志當老師不是嗎?」我陷入一種無意中改變人的一生的恐慌。剛剛提到的那個隱性憂傷可能也是從此揮之不去。對了,小孩這個名字,應該也算是賴聲川取的吧!嘿嘿。

還記得我生平第一次在午休偷偷的卯起來寫文章(題目我記得是發想自謙虛是一種美德),你和幾個同學圍著我說,昕迪,你的文章真好,可惜現在是學生,考試不喜歡。還記得國一的時候,你是風紀股長,常常用獅子座特有的眼神提醒我睡午覺。還記得剛認識的時候,我們為了生日差三天,但是我卻偏偏是比較小的而哈拉。還記得我們為了一起念社會組的陰謀手拉手跳跳跳。還記得一些我已經想不清楚細節而無法說明的事情,也許需要你幫忙提詞拼湊吧!嘿嘿。

我一邊翻箱倒櫃一邊想著你是怎麼樣子,我們是怎麼樣子的朋友。在到劇場之前我還是沒有把握的,我心虛的等待戲劇的上演,一邊跟坐我臨座的同學聊天。戲上演了,我覺得淑芬就是你。戲落幕了(小劇場好像沒有幕),有個小型座談會,我想在台上的你不會注意到黑暗中的我一直在偷笑。走出劇場,我們幾個同學在那裡等你,其實我很尷尬啊!很久沒跟大家連絡了。你忙到一個段落,出來招待我們。我還記得我的呆滯是被你的迎面擁抱打醒的,我第一個反應是,這傢伙不是淑芬,一兩秒後,我終於說:「我入戲太深了!」

很抱歉我那時太緊張了,沒有問清楚你現在過得怎麼樣。我想告訴你,我過得很好,那個隱性憂傷應該不太會再回來了。如果說人生如戲,很高興在國中的時候能夠與你對戲。如果我無意中改變了你的人生,我想說,你也無意中改變了我的人生,至少我現在持續寫作,可能就是因為你。很抱歉我沒保存好那封信,沒有找回來,那就讓這封信取代那封信吧!很抱歉這封信拖了半年多,因為我今天才知道我擺脫了那個隱性憂傷。

希望再看到你的戲。你是我心目中的唯一女主角。祝你收信快樂。

沙魯


  1. 報導
  2. 小孩典故來自《那一夜,我們說相聲》,表演工作坊
  3. 收信快樂很好看!我們鼓山國中89級3年12班全班都推薦。

OpenOffice.org Impress簡報範本(2)

Untitled (by mcdlee)

假日的旗津即使到了冬季還是人山人海。路上行人摩肩擦踵,商家也忙著接待客人,旗津悠閒的形象不復見。即使外面再忙亂,媽祖的天后宮依舊平和的守護著旗津、守護著我們。門前的燈籠海,讓中午的烈日下,也有寧靜的廣場。

投影片背景以GIMP處理為油畫效果。

預覽圖片

檔案下載 Mazu.otp (376 KB 適用於OpenOffice.org 2.x Impress,以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台灣版授權)

OpenOffice.org Impress簡報範本(1)

KMU (by mcdlee)

在進入醫院見習的前一週,我參加了本校化學系承辦的奈米科技研討會。那次的研討會很明顯是一個推廣性質比較重的場合,連我這個外行人都覺得醍醐灌頂很有收穫。

中午休息的時候,我在會場附近亂晃,走到第一教學大樓的6樓,發現俯瞰操場上的學生們打球、看人打球這個畫面很有趣,而且是個可以嘗試仿移軸鏡效果的好題材。二話不說,當下就拍起來。回到家用GIMP參考hao的方式處理一下,效果果然十分令人滿意。靈感一來,又製作成OpenOffice.org Impress的投影片範本。

時光匆匆,3個多月過去了,這學期也接近尾聲了。畫面中曾經也是我的生活,轉眼間就已經拋在腦後,很久沒有這種活力精神了。醫院的生活我又真的適應了嗎?下星期考試見真章。

預覽畫面
檔案下載 KMU.otp (0.63 MB 適用於OpenOffice.org 2.x Impress,以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台灣版授權)

風箏

風箏 (by mcdlee) 風箏 (by mcdlee)

孩子啊!你就像風箏,出廠起便註定要飛向天際,飛離我。即使一開始跌跌撞撞,我還是會把你撿起來,拍拍身上的沙塵,為你理一理平衡的尾翼,調整好我握緊在手的風箏線,再將你送上天去。孩子!只管聽由風的方向,別回頭啊!一回頭你便又跌回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