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美館的夕陽

山的另一邊,就是海了;落日的明天,就是朝陽了。內惟埤的今天,是美術館旁的人工湖。是重生?是偽造?炎熱的夏季,天空總是特別迷人。週末的遊客,比我印象中的還擁塞,這已經是美術館打烊的時候了。一直聽到有人懷疑在美術館外頭散步的民眾有沒有進館參觀,不過我想這樣的疑慮是多餘了。美景,比美術更有教育意義。但仍然惋惜,無緣見到逝去的內惟埤。

廣告

家附近的風景

九如公園

一瓢飲曾經提過一本攝影雜誌說到,最美好的風景,總出現在家附近。看到這一篇,我也比以前更加留意在住家附近的風景。平常上課的時候,總是騎著機車呼嘯而過,前往另一個地方;雖然還是住在家裡,生活圈已經不自覺的移到三、五公里外的學校。

前幾天偶然的發現,從小到大習慣的公園不一樣了。原本週圍有矮灌木形成的軟性圍牆;在疏於管理的角落,也堆滿了熱心民眾提供給大家的「公物」、和蚊蟲生態豐富的竹叢、斑駁的油漆和老舊的地磚……。這些都改善了很多,而且依然維持舊有的功能。我想起小時候在公園散步的時光,國中曾在這裡跟阿伯們請教象棋。以前習慣的大廣場,好像變得小了一點,被佔據的部分安置了精緻的花圃,也安排了定時的水舞表演,這是高雄市慣用的手法,不過和周邊其他區塊的連貫性變好了,感覺卻比以往寬敞(市政府公告舊景及假想圖報導)。

不過我想,我看到的還不算是家附近的風景。我好像只是在家附近看到市中心習慣看到的風景。

九如公園 九如公園 九如公園 九如公園 九如公園 九如公園 九如公園 九如公園 九如公園 九如公園 九如公園 九如公園

a quickr pickr post

高雄農十六

Pano
2006年12月,某個寒冷的夜晚,我騎著機車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博愛路上,除了因為捷運施工交通動線稍嫌混亂,兩旁的水泥叢林,也像是要把柏油路上的行車行人行道樹給活生生的吞下去。「這或許是屬於城市必然的景象吧!」我或許那時下意識的這麼想。

我在明誠路口左轉,迎面劈頭而來的是一大片的開著小黃花的草地(那是咸豐草嗎),地平線那邊妝點著璀璨的大樓。一樣是鋼筋水泥(或許是鋼骨吧),遠遠的望著,別有一番風情。在城市裡,這樣鬧中取靜,令人動容,但我沒有停下腳步。迴轉,對一個在寒夜中趕回家吃晚餐的機車騎士,太奢侈了。

第一次按下快門,已經是2007年1月5日了。又過了幾天(1月8日),我想也許全景圖很適合給這樣的角落留下一點記憶,不過執行Autostitch的電腦,用2個小時的工時,在跟我抗議。
夜景試拍

城市裡的菩薩

城市裡的菩薩

寒冬中 烈日下 來來往往 熙熙攘攘 嘈嘈雜雜
遊民 腳踏車 中學生 路人 小狗 汽車 醫生 病人 行道樹 柏油路 紅綠燈
賣早餐的阿姨 便利商店工讀生 下象棋的長者
昔日地藏王捨己為人下地獄 在這樹上
讓我守護你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