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城市印象

這次到馬偕急診科見習,第一次出現不虛此行的念頭,並不是因為醫療,而是因為意識到自己很少有機會仔細的端詳一個城市,不是出公差也不是走馬看花。

我的第一個感想是,「台北是不需要市長的地方。」這不代表市長可以怠忽職守,屬於該被裁掉的冗員,而是台北市的市民真的很認真的看待生活的細節。例如我今天在馬偕淡水院區的門口附近,發現到一個搖搖欲墜的公車站牌。依照高雄人的直覺,會先評估一下它什麼時候會倒,然後重新規畫自己的行進路線。就在我進行這樣的程序的時候,我發現我根本不需要擔心,因為已經有人用膠帶對它做了一個簡單又可信的固定了,就像骨折的初步處理一樣。

我曾經聽過一個魔咒,台灣的總統都當過台北市長。目前為止,的確是。那麼為什麼沒有當過台北市長的人,會很難成為台灣總統呢?更進一步說,如果我是台北市長,我每天做的事情,能夠成為我當台灣總統的養份嗎?我自問自答的結論是,很困難。因為政策推動的過程,受到的阻力比其他縣市小太多了。因為這裡的市民,懂得理性的判斷政策的好壞,也懂得利用管道表達意見,於是「輿論」不僅重要,而且在政策設計的時候,是個很有價值的參考,絕對夠資格成為民主政治中的第四權(或是第六權)。這在其他地方是很難得的,這都是歷史因素造成的。

我必須要強調,公共政策並不遙遠,那個搖搖欲墜的公車站牌就是一個例子。

所以我開始懷疑那些為自己在台北市長任內的政績自吹自擂的前市長們,至少我認為他拿了一手好牌。如果真的要我給他什麼肯定,我會說:「你很聰明,你懂得在適當的位置上,為自己創造發光發熱的機會。」而那些在其他縣市做牛做馬的縣市長們,我也想告訴他們:「國父孫中山先生說,立志做大事,這裡是可以做大事的地方。」

廣告

感謝不記名的人

應該很多人知道2008年3月9日是高雄捷運正式通車的日子。然而3月1日,也就是履勘作業尚未進行,乃至於通車與否都讓人不敢定論的時候,我報名參加預定在這一天舉行的導覽活動,是介紹美麗島站的公共藝術––光之穹頂。履勘進行的時候,我還沒有一舉成功的期待,因為完全沒有預期,所以3月7日我托著疲倦的身軀回家時突然得知通車的消息,有如收到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活動當天我很興奮,一直忙著拍照,我最想拍的是參觀的群眾的神情,我想我的表情應該也是和他們相仿。因為不專心聽講,所以導覽內容中我只依稀記得水仙大師的幾個堅持:希望透過這個作品提醒高雄市民別忘了作夢的權利;希望這個作品是放在開放的區域,讓市民不必付費就能夠欣賞;移除原先建築設計圖上該樓層的十幾根柱子。

可能很多人聽到水仙大師最後一項堅持會感動於他對藝術精神的執著和魄力,但我最敬佩的是建築師和土木工程師的牽成與鼎力贊助。少了十幾根柱子,需要耗掉他們多少的時間與心力去修改設計圖啊!而當作品亮相,有哪家報章雜誌或電子媒體會採訪他們呢?儘管導覽單上沒有記載他們的名字,他們的貢獻與付出會隨著這座站體繼續伴著光之穹頂守候市民的夢想。

如果你對自己的藝術天份沒有信心,也別妄自菲薄。即使不能成為大師,也許你可以成為工程師或其他你可以勝任的職業,成全大師的作品。 Continue reading “感謝不記名的人"

讓島嶼美麗的力量

前幾天HiroshiKenPTT高雄板分享一篇他對高雄捷運美麗島站的報導,底下鄉民們除了驚呼贊歎之外,更紛紛推文表示,站體建築新穎美觀,但是周圍的市容實在慘不忍睹。也有鄉民認為市政府花那麼多金錢人力規畫那麼好的公共工程,卻沒有都市更新的計劃相配合,實在是一大敗筆。

我想起國小國語課本的一則課文。故事說到了有個人整天蓬頭垢面不修邊幅,週遭的人都很受不了。他不但外在的衣著不好好打理,房間更是髒亂不堪。親人朋友一再苦勸,總是勸不動。直到有一天有人送給他一只漂亮的花瓶,他十分欣喜的收下。帶回家裡他將花瓶拿出來欣賞,覺得如果配上鮮花會更好,於是他興致勃勃的到花店買了一束花,果然相得益彰。他把花瓶和花安置在房間最顯眼的位置,突然他注意到髒亂的房間和美麗的花瓶實在很不搭調,於是他開始動手整理房間、擦拭沾滿灰塵的傢俱。好不容易終於大功告成,整個房間乾乾淨淨一塵不染,他才發現,儀容不整的他是這個房間裡最不搭調的。

看似是花瓶的力量改造了這位仁兄,但是我卻覺得這花瓶是把鑰匙,開啟了人類追求真善美的慾望。談到教育的時候,我們常會認為啟發是最重要的,讓學生找到學習的興趣,即使不提供其他資源,他們也會自己翻天覆地的找他們想要學習的題目。有人認為惰性總會沖淡熱情,但我覺得好奇心、追求成就感的動力卻是更難抵擋的。

一座城市承載的不只是現在的公民,她也承載著許多記憶、許多足跡。該如何保留收納這些記憶與足跡是建立在公民的共識,而比起「共識」,我更喜歡「默契」這個辭彙。我很喜歡《城市的遠見》巴黎篇,一位設計師說到,「一座城市不可能永遠是最新的,就像你家的擺設不可能樣樣都是最新潮的」,讓整個城市不論新舊和諧共處,就是最期待的成果。

而由下而上的覺醒,每一位市民都有對這座城市存有願景,有處理舊的事物和選擇新的方向的默契,自然就讓這個城市更美麗。市民也因此越以身為這個城市的一員為榮,而不是阿Q式的洗腦造成的。這才是美麗島,之所以美麗的動力啊!


延伸閱讀:

  1. 高雄捷運美麗島站,HiroshiKen
  2. 於PTT高雄板的po文,含鄉民推文。(應該是每隔一段時間更新一次)

偷偷說,這個標題有雙關語啊~希望不會太矯情

高美館的夕陽

山的另一邊,就是海了;落日的明天,就是朝陽了。內惟埤的今天,是美術館旁的人工湖。是重生?是偽造?炎熱的夏季,天空總是特別迷人。週末的遊客,比我印象中的還擁塞,這已經是美術館打烊的時候了。一直聽到有人懷疑在美術館外頭散步的民眾有沒有進館參觀,不過我想這樣的疑慮是多餘了。美景,比美術更有教育意義。但仍然惋惜,無緣見到逝去的內惟埤。

高雄農十六

Pano
2006年12月,某個寒冷的夜晚,我騎著機車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博愛路上,除了因為捷運施工交通動線稍嫌混亂,兩旁的水泥叢林,也像是要把柏油路上的行車行人行道樹給活生生的吞下去。「這或許是屬於城市必然的景象吧!」我或許那時下意識的這麼想。

我在明誠路口左轉,迎面劈頭而來的是一大片的開著小黃花的草地(那是咸豐草嗎),地平線那邊妝點著璀璨的大樓。一樣是鋼筋水泥(或許是鋼骨吧),遠遠的望著,別有一番風情。在城市裡,這樣鬧中取靜,令人動容,但我沒有停下腳步。迴轉,對一個在寒夜中趕回家吃晚餐的機車騎士,太奢侈了。

第一次按下快門,已經是2007年1月5日了。又過了幾天(1月8日),我想也許全景圖很適合給這樣的角落留下一點記憶,不過執行Autostitch的電腦,用2個小時的工時,在跟我抗議。
夜景試拍

我們的城市只有光廊?

 今天去駁二散心,歸途選擇了平常不常走的公園二路,發現在大義路口新設了佔地廣大的平面停車場。空間規劃的不錯,路面也整理得很妥善,也不會因為臨海的強風而顯得沙塵瀰漫。

相隔不到三百公尺,便是五福路的鹽埕路段。鹽埕是個沒落卻不過時的貴族,即使路人摩肩擦踵的時代已成為歷史,「地王」之位也早已拱手讓予愛河另一側的新興百貨公司二、三十年,這裡的停車格依然是一位難求,的確需要開闢這樣的大型停車場。公園路是港都高雄著名的拆船工業大本營,而停車場的燈飾,卻是近年在高雄不斷增生的「城市光廊」風格,讓人不勝欷噓。

這裡和我鍾愛的母校──高雄女中僅有一河之隔。高中時對鹽埕的印象,大概就是月考完的下午徒步走到鹽埕的敦煌看閒書,要不就是名聲遠播卻藏匿在小巷子裡的金溫州餛飩,還有在高二拆掉的光復大戲院。鹽埕對當時的我,是一座豐富的寶庫,美食、文化、品味,讓人興奮得胃口大開,想把這一切都好好的品嚐。

那時,城市光廊就在雄女的另一側開始發育,那也是我每天坐公車通勤的公車站。城市光廊一鳴驚人,大受好評,成為高雄的景點之一,以及雄女的同學下課駐足、拍照的地方;隨著時間的流轉,他那俐落光亮的極簡美學逐漸蔓延到雄女前的五福路、市政府前的四維路,以及城市每一個角落的公車站牌。

但總覺得有點不大對勁,城市光廊的美學固然表現出城市理性簡潔的美感,但象徵港都繁盛的華美鹽埕和拆船五金街似乎逐漸走向歷史而從現實裡褪色了。是不是為了擁抱理智、現代,勢必要捨棄繁複、傳統呢?是不是為了和世界接軌,就必須捨棄本土呢?

曾經看過捷運位於中山、中正路口圓環的車站設計圖,炫麗得好像只有在科幻卡通才看得到。我相信工程單位的技術一定可以實現,不過我卻感受不到身為高雄人應該感受到的「家鄉」的溫暖。在這個停車場的場景,我不禁回想起看到那張車站設計圖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