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顯影劑」

我現在在核子醫學科服務。我們的主要業務之一是核醫影像。放射性核種標誌的示蹤劑 (radioactive tracer) 打到受檢者的身上或是讓他們服下,經過一定的時間示蹤劑會隨著身體狀況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分布。因為放射性核種向四面八方發出伽馬射線,這時候受檢者宛如伽馬射線人皮燈籠,可以用儀器偵測形成一張張可以判讀的影像。

從見實習的階段起,每每遇到核醫科的學長姐給予藥物的時候,幾乎都會向病人強調,「這不是顯影劑,這是示蹤劑」。在我工作的這兩年多,也時常會遇到病人問起,「我可以買自費的非離子型顯影劑嗎?」顯影劑 (contrast medium) 是電腦斷層、磁振照影或心導管等等用以在影像上強調血管或管腔的藥劑。和示蹤劑不同的是,顯影劑本身沒有輻射,但是需要給的量比較多,分子比較大而且複雜。這樣的特性隨之而來的壞處就是有一定的過敏風險和增加腎臟的負荷,這樣的性質讓它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有了不好的印象,連帶的也牽連到不相干的示蹤劑。

從大五進入醫院見習開始,我接觸病人的生涯已經不知不覺來到了第五年。如何向不同背景的患者或家屬說明現在的狀況和未來的處置,一直是最難掌握的課題。患者用詞的不精確 (甚至是不正確) 常常是溝通上的障礙,例如常有人用「高血壓/低血壓」來代替「收縮壓/舒張壓」。即便是以文字維生的記者,也時有謬誤 [註1];坊間也有很多書籍傳播不正確的資訊,好比喝蘋果汁排出膽結石或是鹼性飲食。我常碰到的「示蹤劑」、「顯影劑」之爭,相對這些錯誤,顯得是小巫見大巫。

用詞不精確背後的意義往往是認知的模糊或是不完整的資訊。現今的醫療已經發展成為病人也是醫療決策的一員,錯誤的認知可能帶來的是錯誤的決定。有系統的傳達正確資訊給不同背景的患者是當今醫療的基礎建設,例如美國的 NCCN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除了制定給醫師看的臨床指引,也制定給一般人看的臨床指引。但在那之前,對每個醫學名詞的翻譯又是更基礎的建設了,例如在主要治療之前的化療稱作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但就我所知,在台灣不論是衛生署或教育部,都沒有制定一個合適且共通的翻譯。上行下效啊!民眾用模糊的字句來了解自己面對的狀況也不足為奇。

注釋:

  1. 這篇報導中提到「可以考慮在乳癌部位裝上人工血管,注射化療藥物,等到乳癌縮小,再安排開刀切除等後續治療。」其實系統性化療需要的人工血管會安裝在血流比較大的靜脈,例如鎖骨下靜脈,和乳癌的部位沒有直接關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