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鬼島台灣

2011年4月27日星期三中午聽聞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小我一屆的實習醫師林彥廷清晨在宿舍猝死,經過搶救之後,仍然是一個讓我們都遺憾的結局。事發之前,他在星期一晚上值班,星期二晚上約七點回到宿舍,歷經連續36小時的工作,他又是原本體格強壯,準備要當兵的桌球校隊隊員,過勞死的推定盛囂塵上。

因為學弟的犧牲,大家人人自危,群情激昂,也透過立委在媒體上控訴成大醫院,甚至有人提議發動遊行。先前也有幾位前輩不幸猝死或中風,「血汗醫院」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陸續又有一些大老,口不擇言的表態,說他們當年如何如何,不也是安全過關;當然也有些被批評的醫療機構選擇裝聾作啞;也有醫院一聲令下說,午夜12點之後,除非CPR,不准護理人員請實習醫師處理病房病人的問題,一律由住院醫師負責。

請容許我的提醒,這只是鬼島台灣勞動市場受到壓迫的冰山一角,就算政府有心且有方法處理也不可能獨厚醫界的。不過和其他行業不同的是,醫護人員的過勞也會造成病患的危險,造成更嚴重的公衛問題。實習醫師的福利與安全也再一次被拿出來檢討。另外,這也反映出醫學中心、地區醫院和診所角色模糊不清的問題。醫學中心一床難求,而地區醫院和診所卻得為了生存而掙扎,山地離島無醫村的問題也仍然存在。或許坊間強調自費項目的診所變多了,並不只是因為自費市場變大,而是診所不做自費就很難生存了。

結構性的社會問題,沒有一個人或機構犯了明確的錯誤,也不可能透過幾次遊行、幾紙公文,迫使政策做幾次讓步就能夠改善的,或許需要10年以上的時間,甚至一個世代。這10年,在媒體的專注力轉移的時候,動力又是何在呢?有些同僚處於這種環境,情緒上很難調適,有人責怪政府,有人責怪醫院,有人責怪病患。但怨恨是徒勞無功的,或許同是受害者的我們就被怨恨給分化了。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在台灣,或許要加一些字眼。

當台鐵工會揭竿起義,我沒有為他們說話,
因為我覺得他們________,我不說話。
當銀行工會抗議整併,我沒有為他們說話,
因為我覺得他們________,我不說話。
當年輕人為22K的月薪煩憂,我沒有為他們說話,
因為我覺得他們________,我不說話。
現在,有幾位醫師倒下了……


延伸閱讀:

  1. 醫護過勞的社會根源,劉介修。
  2. 醫師?學生?──實習醫師的張望,林自華、李昕迪
  3. 鬼島台灣,鄉民改編自海賊王
  4. 5/1護理人員勞動節遊行,台灣護理人員權益促進會
  5. 台灣鐵路管理局司機員罷工事件
廣告

3 thoughts on “醫療鬼島台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