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內

何耀輝教授墨寶

在我剛踏入醫學領域的時候,聽聞街談巷議,一位年紀很大滿頭白髮的老師,常常會出現在圖書館。因為正是《白色巨塔》2003年版風行的年代,一方面相貌相仿,一方面景仰老師的傳奇,我們總以劇中人物「大河內教授」來稱呼他。那時還記不清老師的名諱和專科,甚至有點懷疑這些傳奇的真實性,但繪聲繪影的敘述若有似無的充斥在我的周圍。

第一次見到「大河內教授」是在圖書館的樓梯間。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那時的我正在和同學為心律不整的生理、病理、藥理討論得一頭霧水。老師步履蹣跚,或許有些吃力,但我可以體會到他不需要我們伸出援手,不是拒絕,也不是不屑,是不需要!

從這時候開始我才知道,何耀輝教授是大家認識的名字。也陸陸續續查到或無意間聽到很多何耀輝教授的豐功偉業,這些累積起來大概是這樣:「何耀輝教授是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放射腫瘤科的顧問,現在已經八十多歲。1957年,在本院草創之初,他以台大教授的身份委身南下協力成立放射線科(業務涵蓋今天放射診斷、放射治療),日後放射治療科獨立,他也成為第一任科主任。醫療器材昂貴,私立醫院沒有政府奧援,在民國四、五十年代,每次購買研究或醫療設備時,必須向台糖公司借讓外匯才得以結匯。因此何耀輝主任與科內人員協力自製一部X光診斷裝置。除了X光管之外,均為自製,並在1961年於台灣醫學會發表。」那些遙遠的過去,我無法參與,社會環境懸殊,也無法想像當年的困境。

接下來的大學生涯,我在各種場合遇上大河內,例如:各科會例行的學術會議、科與科之間的聯合討論會,甚至是銀行!是的,我在距離醫院大約10分鐘車程的銀行遇到他,和圖書館一樣獨立的身影。升大六的暑假,因為感覺到自己學生生涯所剩無多,以不速之客之姿跑去跟他的門診。本來抱著可能被趕走的打算,想不到老師欣然接受,而且還主動帶我觸診患者經治療後壞死而發燙的癌症病灶。門診結束後,隔壁的會議室正好舉行來自美國醫療軟體介紹。會後老師用現今眼光不太怎麼瞧得起的德式(或日式)英文向業務員請教了一些問題,那些很多人都遺忘的基本的問題。這張計算紙,是他給我的禮物,這是粉絲獨有的浪漫。

我向來不太尊重「長輩」這個身份的附加價值。但對大河內,跨越一甲子的時間鴻溝,除了景仰,我還有很多激動的話要說,希望還有機會說。


  1. 篇幅有限,小故事就犧牲掉了。
  2. 待修。
廣告

4 thoughts on “大河內

  1. 昕迪您好
    我是高醫大圖資處蔣雲鳳
    本校高醫人季刊製作一系列訪問資深教授(高醫校友)專題,
    本期想要報導何耀輝教授
    有機會採訪您嗎?

  2. 昕迪您好~
    我是何耀輝教授的孫子
    昨晚拜讀了這篇網誌
    覺得是一篇非常貼近阿公日常生活的側寫
    尤其是
    “老師步履蹣跚,或許有些吃力,但我可以體會到他不需要我們伸出援手,不是拒絕,也不是不屑,是不需要!”
    這句話在我的心裡引起深深迴響
    馬上貼在親友團的Line裡面分享
    大家也紛紛按讚表示很有感覺
    最近親友們開始收集阿公的相關文檔
    想要節錄您這一篇網誌的內容
    想和您進一步討論一些事情
    如果可以的話請您用mail和我聯繫一下
    littleho7411ho@msn.com
    期待您的回覆
    感謝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