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獨

在台北國境內,
我突然理解了什麼叫作思念家鄉的感覺。

這裡是台北國吧!
這裡是台北國嗎?

可是和我思念的家鄉沒有什麼不一樣。

我想,我突然理解主張兩岸統一的群眾為什麼這樣主張。


在台北國境的邊緣,
我想起了鄭愁予,
他在《邊界酒店》喝著酒,像我一樣渴望爛醉,說著:
「多想跨出去,一步即成鄉愁。」

但我找不到邊界,更何況爛醉。

於是我找到了台灣獨立的理由。


作此詩時,我正在台北國境內上班,台北國境邊緣住宿。

廣告

2 thoughts on “統獨

  1. 本来是想看ubuntu的,结果看到这首莫名其妙的诗。
    我来自北京国境的边缘,按照你的说法。
    「多想跨出去,一步即成鄉愁。」
    年代不同,对这首诗的感受也会不同。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
    我的主张是多出去走走看看,总好过呆在家里,虽然我也想念家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