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心

今天下午在影像部的教學課程是Pediatric radiology,主要的內容是小孩子不同於大人的影像表現,尤其是新生兒。小孩子真的很脆弱阿!老師舉了一個例子是氣管內管(endotracheal tube)不小心插出氣管腔而進入周圍的軟組織層,又接上正壓呼吸器,結果想幫助孩子呼吸的心意完全無法實現,希望打進肺部的氣體都打入了皮下就像氣球一樣,孩子越打越腫,也越來越黑。氣管內管是多麼稀鬆平常,插出氣管腔在大人幾乎是不可能,也不在我們平常教學、練習所背誦的注意事項口訣中。

看到那張X-ray,我驚訝的叫出來了,從頸部到胸腔,暗灰色的體壁軟組織和顏色較亮的軀幹之間隔了一層黑黑的空氣。「北平烤鴨」是我那時的第一個反應,我絕對沒有冒犯的意味,相信我的同學們都懂,達克一副「你別鬧了!」的樣子嘿嘿的笑了一聲,卡林回過頭瞪了我一眼說:「就只想著吃。」這時候我彷彿看見這個孩子的父母紅著眼用悲憤交加的眼神望著我:「你怎麼忍心?」

是呀!我不忍心。但身為見習醫師就是站在一個尷尬的位置,不論看到典型得像書上寫的case,還是百年難得一見的case,都會按捺不住內心一股恍然大悟的喜悅。我們會把典型的case說是有趣的case,會把複雜的case說是有趣的case,會把棘手的case說是有趣的case,常常一不小心就忘記了對病患而言,這都是痛苦不已的case。這對我而言,目前為止都是很分裂很解離的狀態,我沒辦法同時體諒病人的痛苦並兼顧維持學習動機。

不過至少以後如果我吃到北平烤鴨,我會想起那個孩子,會對那隻烤鴨有發自內心的不忍心與感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