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嚴二十年

解嚴二十週年,延續轉型正義議題的熱度,民進黨繼續譴責戒嚴時期政府所作的對人權的踐踏。我認為,目前只做讓社會大眾瞭解當時荒謬的狀況,但探討責任的歸屬、主事者的動機時,都不知不覺落入了名叫仇恨的窠臼,加上國民黨對議題的迴避,以致面向不夠豐富,分析無法深刻入微。可能是因為我看到的是媒體裁剪過的版本;但也可能是為了降低解釋的難度,也降低了觀察歷史的格局;最糟糕的可能是,民進黨不思成長。我也擔心這種現象,是預告了未來藍綠和解可能面臨的問題。

歷史人物,絕對不是神。」但對歷史人物的觀察,也不能落入構築小說人物的模式。小說中常見的塑造人物的手法是使其鮮明,強化讀者他的印象,但這種手法倘若不當也十分容易(不是必然)發生使人物扁平化的問題。

就拿蔣介石來說,客觀證據顯示,他的確是二二八事件的元兇,也是白色恐怖的始作俑者。但我想歷史給我們的教訓絕對不只是「國家元首不可以任意殺害人民」,應該要想想他為什麼要採取這樣的手段,包涵了他的動機、他的人格與他想得到的辦法……等等。要讓討論的角度更多元,我個人採取的辦法是,當我已經把他當成一個壞人看待,就想想對他有利的論點。好比,他生活在帝制剛瓦解的時代,又在惡劣的競爭環境中鬥爭才獲得權力,以致於想法邏輯仍然延續帝王統治那一套,排除異己已是習慣動作。

現在民進黨操作的手法,有助於當年受害者宣洩當年的不滿,但如果沒有夠好的闡述,也可能會放大群眾對當時政府的仇恨,更加強化兩大陣營的對立。日後藍綠總有和解的一天,試想相互仇恨的兩個集團,要如何和解呢?若主事者選擇放下仇恨,釋懷的和對方握手擁抱,背後餘恨不減的支持群眾會不會有被過河拆橋的感覺呢?若主事者擺下勝者為王的姿態,一副與手下敗將不計較的樣子,對方的支持群眾能不憤憤不平嗎?

時機接近,阿扁總統宣布的減刑令也執行了。有媒體藉此發想,討論起受刑人、更生人的人權保障。我想這兩個議題可以和在一起探討。思考這樣的議題,有助於我們的社會對人權的認知更進一步邁向下一個時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