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太和平

「民主自由絕對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聽到杜正勝部長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心中不禁的悸動,有一點心虛。

我出生於1985年,1987年我還未滿兩歲的時候政府宣布解嚴,黨禁、報禁的年代我還牙牙學語天真無邪,萬年國會退職的時候我也還不識世事。對政治開始有認知的年紀已經大約1996年了,言論自由這時候已經發展到幾乎百分之百的地步,對於各種立場,不論是吹毛求疵的苛責還是基本教義般的支持,社會的眼光幾乎都已經容許。

隨著我的成長,台灣的民主政治一步一步和平的進展,也許我已不自覺的認為,民主自由是只需要等待就可以獲得,就像一滿20歲就自然拿到投票權那樣水到渠成。或許有很多像我同樣年齡層的朋友也是這樣感受的。更何況一想到所謂的「民主」,就想到搶著作秀的政治人物和高喊著新聞自由的媒體。為民主拋頭顱灑熱血的先烈們也許想不到,「民主」也會被貼上令人做噁的標籤。

別忘了!(也提醒我自己)「天授人權」、「主權在民」、「人人生而平等」這些「定律」的實踐,其實是建立在政府之上。攬有政權的人,大可以踐踏這些定律,也許他很久很久以後會付出該有的代價,但他是有絕對的機會可以這麼做的。即使指證歷歷,我還是不忍指責蔣介石對台灣人權、民主制度的踐踏。每個時代、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盲點,也許他像我一樣,對自己的權力都有太過理所當然的錯覺。

台灣和平的渡過民主演進的各個階段,先是建立合理的選舉制度,然後利用選舉完成政黨輪替(重點在輪替,而非政黨),成為許多第三世界國家民主化的典範。也許是當年媒體淡化,也許是太過和平,大家能夠想像當時黨外人士是怎麼樣絞盡腦汁宣揚主張?怎麼樣捨身跟踐踏民主的政府火拼?和平的背後其實藏著多少掙扎多少血淚!我假想著,萬一這是一場有如當年國民黨推翻滿清那樣的革命,或是有如二次大戰盟軍擊退日本收復台灣的戰爭,歷經一個百分之百的改朝換代,大家是不是會更深刻的記得這樣的一段歷史。和平好像反而成為最大的諷刺。


  1. 《國立台灣民主紀念館揭牌典禮致詞》,杜正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