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特權

大體解剖課程,終於要開始了!身為醫學生,面對過最神經兮兮的問題就是,「解剖恐不恐怖呀?」其實除了福馬林嗆鼻又有點甜甜的味道,和大體老師相處的過程,難度大概就跟看原文書一樣,恐怖的程度就像大體老師表情一般平和泰然,除了因為浸泡福馬林而微微僵硬的肌膚關節,老師只像是打了鎮靜劑沈沈地睡著。那些神經兮兮的人,如果哪天鼓起勇氣跟我們一起參與,也許會鬆了一口氣地說:「也沒什麼呀!」並責備自己的大驚小怪。

雖然其實很平凡,但無疑的,解剖課的確是醫學院的學生所獨享的經驗。老師生前同意捐贈獻體的意願,也是無限的期待,和「因為是你,所以……」的特權。想到這裡,我不禁深深嘆一口氣。

面對大體老師生前託付我們的期待,授予我們的特權,我還是忍不住像碇真嗣一樣思考了那個不停思考的問題:「為什麼念醫學系?」至今還是無法回答。但我知道我必須要找到答案,因為那些期待,那些特權。

還有很多期待很多特權,看似平常以致於視若無睹,但你卻深怕辜負了他們。

找你詢問醫療問題的朋友、對你說「你會是個好醫生」的微笑、在奇怪的時段幫你開門讓你進教室拿共筆的管理員伯伯、一樣想投身醫界但卻名落孫山的考生、從新聞看到民眾對醫學的無知而捶胸頓足的自己、……。

曾經有位朋友問起:「醫學應該是一門很精細的科學吧!」我那個時候心虛的聳聳肩。醫學並不像數學物理那樣,既天馬行空,又牽一髮而動全身。除了一堆記憶性的principle和guideline,基礎科學只能解釋,不能完全用來推理。常常覺得,除了念了外行人沒有念過的書,知道了他們不知道的東西,腦子的結構跟外行人其實沒什麼差別;讀書的時候,也缺少了絞盡腦汁,然後豁然開朗那樣的狂喜。這是我至今仍然深感遺憾的。

所以到底為什麼,我被這樣的期待,享受這樣的特權,也是我感到困惑而心虛的地方。

廣告

4 thoughts on “我的特權

  1. 嗯……
    這就好像自己被期待可以解決所有電腦問題,所以可以受到客戶的信任,在他們的電腦上「開膛剖腹」……
    然而,電腦的問題很多時候真不是那麼科學,而是一堆經驗的累積。
    呵~ 或許不用那麼疑惑吧!
    很多時候,行家之所以能成為行家,就是他讀過、了解過外行人沒看過的東東。
    或許也不需要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權利,總之,你選擇了醫科,那就「Do It」吧!除非……你待不下去了! 🙂

  2. 這個問題好像真的有點庸人自擾,但是生活、經營事業需要目標。要不然有時候想想會覺得自己這樣真心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