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

 很多朋友,尤其是透過網路認識我的朋友對我的稱呼是「沙魯」,而不是我的本名「李昕迪」。這個狀況其實很久了,至少從高中在雄中的BBS紅樓築夢我的暱稱就是萬年不變的「沙魯」。我的行為也是始終如一,推算起來,叫我「沙魯」的朋友和叫我「昕迪」的朋友,應該對我的印象是相近的,而不至於有雙面人之虞。

這麼長的時間,其實我也對這種現象一直以來也有一些若有似無的思考。第一次浮上台面是去年想刻個篆體的藏書章,我陷入了兩天的長考(相對於這種雞毛蒜皮的事情),要刻「沙魯」呢?還是「昕迪」?最後就因為「何必那麼排斥父母給予的名字呢?況且這個名字在日常比較流通。」這樣的念頭,我選擇了「昕迪」。第二次思考這個問題是高醫校友,醫師作家王浩威學長返校演講中的一句話:「我從開始發表文章以來,都是用自己的本名,除了當兵的時候,因為怕留案底」。我開始思考為什麼我在這些時候,選擇用化名,而非本名?又為什麼開始習以為常,除了在學校的刊物,都以「沙魯」的名義發表文章呢?

其實一開始是因為想要跟自己原來的生活圈切斷,就像害怕父母知道我在學校和同學大言不慚的討論理想抱負,害怕平常一起玩樂的酒肉朋友看到我理性的一面。回想起來,這真是一種很稚嫩不成熟的想法,因為這些不同面向的我,並沒有背叛他們所認識的我,我沒有欺騙,也沒有虛偽,只是我不敢面對各個看似互相衝突的自己。

歌手朱約信在大學時期便勇於以鮮明的姿態毫不保留的表達對政治的意見,當時大家公認他是十足的抗議歌手。在走入商業之後,他改以「豬頭皮」之名行天下,一反正面衝撞,改以說學逗唱嬉笑怒罵的態度來諷刺時事,當年支持朱約信的聽眾十分不滿,認為豬頭皮背叛了朱約信。五年之後,在與唱片公司合約屆滿前一年,1999年,他發表的專輯「傲骨人生」,副標:「豬頭皮就是朱約信」說盡了一切。那麼沙魯和昕迪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