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巨塔

 預告片中,蘇怡華無辜的聲音念著日內瓦宣言的片段:「當我進入醫業時,我鄭重地保證,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憑著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病人的健康為我首要顧念。」在醫師宣言的設定中,執業時醫師所涉及的範圍,就是生命,醫師所在乎的事情,全部是繞著病人打轉的。蘇怡華在故事開始之前,也是這樣想的。

白色巨塔其實對醫學倫理著墨不多,他想要說的是當爭權奪利也進入醫師的思維中時所發生的事,其實已經跳脫醫師宣言的設定。換句話說,只要是人,想要爭權奪利,都有可能會發生類似的事情,並非醫界所獨有。

醫師有別於其他行業的地方在哪裡呢?我想是在於外界對醫學的敬畏、不瞭解,導致這一切的爭端都只能用醫學的方法來調查。然而這個圈子又實在太小,又有派系、尊卑之分,最後流通的意見,多樣性甚低,官腔味之濃重。當一個人出了紕漏,被對手逮住了機會猛打時,環顧四周,竟然沒有人能夠給予另一種意見。這就是令關欣心寒的事情,甚至攻擊她的,並非她的對手,是與她共同處理這個業務,而想為自己脫罪的同事。

日內瓦宣言還有一句是預告片中蘇怡華沒有念到的:「我的同業應視為我的手足。」看來在這個圈子裡,手足鬩牆的例子不少。

廣告

2 thoughts on “白色巨塔

  1. 當我進入醫業時,我鄭重地保證,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憑著良心和尊嚴從事醫業,病人的健康為我首要顧念

    今天我聽到這句話..哭了…

    只是想跟你說 不為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