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的掙扎

忘記是什麼場合,系主任提到,某些本系的畢業生,畢業之後,並不選擇從事醫師的職業,而是投入其他的領域。隱約中,我感覺到系主任不是讚揚這種現象,而是在反省。他希望日後醫學系的教育,能夠在入學的時候篩選真的願意從事醫學工作的學生,在教育的過程能夠加強並提前專業的訓練。於是他推動了醫學系的課程改革,而我就是第一屆的學生之一。

在有限的時間空間,我們的課表,只有浮動的專業課程和空堂,根本沒有辦法在五日八節課中塞入任何一點非專業的例行課程。我不願意接受這般純粹只有「專業」教育的課程,譏諷它是「技職教育」。半年前,在課程正式上路之前,我曾忿忿不平的說「但是醫學系的教育應該是培養『能夠』成為醫師的人,而非『只能』成為醫師的人。在年輕的時候接觸其他領域的事物,以豐富我們的生命也應該是學生的權利以及義務。」(原文)

學校對這份批評的反應,只有行政人員說的「收歸轉呈」。我也為了這種對待的方式,曾經心灰意冷,認為校方只是打官腔。不知道他們是聽不懂,還是假裝沒聽懂,我疲憊得沒辦法再追問下去,於是潛沈到現在。對課程改革的批評,我潛沈了許久;有趣的是,這個義憤填膺的質疑,現在在Google搜尋我的名字,還是前兩個順位的連結。

課程改革推動的期間,正式上路之前,陸陸續續的有許多老師發表他們的看法。例如校長就曾經說過,在他執業之後,發現從前學的課程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沒有用的。有幾位老師說,這次課程改革的重點,就是要強調基礎課程和專業課程之間的關聯,讓同學更容易學習專業,也更知道這些基礎課程的價值。

下個學期,我即將擔任班上的總學藝。出席課程改革的晨會、和老師哈拉聊天,是總學藝的工作之一。當然不免談到課程改革的核心價值。老師又再度強調了將以專業為導向調整基礎課程授課重點的原則。他以微生物來舉例:「身為一個醫師,你沒有必要知道各種細菌的生態,不需要知道某一種細菌在各種pH值的活性有什麼不同。這些東西如果你記得住還無所謂,但是通常你是記不起來的。你只需要知道他會引起什麼臨床症狀,該用什麼樣的藥物去治療。至於其他的,等你需要用到的時候再去研究就好了。」不知道為什麼,原本對這樣的說法很反抗的我,突然就輕易地被說服了。

對於自己的轉變,我感到很惶恐。隔天下午,看完病理玻片,我非常疲憊的坐在交誼廳發呆。我想著,如果都把以後用不用得到當作出發點評估自己所做的事的價值,那又該如何預期自己未來需要什麼呢?如果學習是種負擔才需要這樣斤斤計較的取捨吧!又陷入另外一種倦怠的煩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