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危機

今天面臨兩大危機,第一件事情是中午討論到的,醫學系會的存亡;第二件事是下午作實驗面臨的重大失誤。

在我看來,醫學系會目前所面臨的的危急存亡之秋,簡而言之就是徹底檢討系會存在必要的時刻。像之前跟某學長聊到的,系會收了全系大部分學生義務繳交的錢,卻沒有照顧到全部學生的權益,慢慢走向侷限於低年級、少數人、活動化的不歸路。而且許多需要沈重理想的功能逐漸凋零,例如向學校發聲,甚至對外爭取權益、啟蒙大眾。

但是又真的可以說不必要存在嗎?果真走向倒會之路,這樣是不是又抹滅了那些可能呢?日後重新復會的新系會是不是依舊面臨這些必經的問題呢?現在除了面對、檢討,是不是可以採取除惡務盡徹底把它解決的態度呢?

在實驗室遇見的危機則是考驗了對情緒的處理。看到一兩個月來一步一步累積的實驗結果,因為一個小小的溝通不良而差點白費,心情是很沈痛的。可是每每失誤發生的時候,受挫最深的,不是在complain版痛批的那群受害者,而是所謂的「加害人」。萬劫不復不是詛咒兇手的用詞,而是「加害人」貨真價實的心情。所以當兇手在座位上枯坐發呆的時候,當求好心切的達克在整間實驗室飛來飛去拼命的時候,我卻想盡辦法的用最樂天的方式來挽回這種快要像gel一樣凝的結局面。

不過我還是該成熟一點的,畢竟一天到晚被瞪也不是辦法。也該思考一下包容和得過且過之間的朦朧的界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